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残疾男背蒙眼男童乞讨引关注被证实是父子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7:15

  > 残疾男背蒙眼男童乞讨引关注 被证实是父子 08:27:14

  “又萌又怜”的蒙眼照让人心酸。

  车流中,这对父子穿行乞讨,很是危险。

  面对民警,“背着孩子的残疾人”诉说着自己的不幸。

  ●被蒙着眼睛

  ●被背着乞讨

  ●他看不到这个世界

  南京“蒙眼乞讨男童”引发全国数万友关注

  连续两日追踪调查,昨天下午终于在浦口找到他,随后警方证实是亲生父亲背着他在行乞

  “他被蒙着眼睛,他被背着在车流里乞讨,他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在南京浦口弘阳广场附近的快车道上,一名残疾男子背着一个年仅1岁的孩子行乞,友拍下了那个瞬间并上传到西祠胡同,结果引发了数万友的关注,大家都被孩子那“又萌又怜”的脸蛋打动了:孩子是被拐来的吗?他的家到底在哪里?

  28日、29日,本报两次前往江北,根据众多友提供的线索,在大桥北路及周边地区寻找他们。昨天下午,终于在快车道上找到了正在路上乞讨的他们。在接到报警后,警方将他们带至派出所进行调查,在与该男子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取得联系后,证实该男子家在甘肃梅县,而且该男子的确是“蒙眼乞讨男童”的亲生父亲。

  12月26日,南京一友驱车路过浦口弘阳广场等红绿灯的时候,发现一个残疾男子背着一个年仅1岁的男童,在快车道上乞讨。友拍下照片上传到西祠胡同,并发帖说:“孩子的一只眼睛被歪下来的帽子遮住了,很难受的样子,孩子忍不住伸手想把帽子拉正,哪知帽子就是这个角度被扎死的,扎得很紧,丝毫动弹不得。”照片中男童无助地趴在男子的身后,神情既可爱又可怜。该帖24小时内,点击率过万,跟帖过百,友留言表示“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在摇篮里幸福着,他的童年却在车流里乞讨着”,很多人认为,这孩子很可能是被拐来或租来的,呼吁警方介入,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

  成天在车流穿行,却看不到这个世界

  第一次探访没见到“蒙眼乞讨男童”,但已有不少人在关注他

  “每天穿行在熙熙攘攘的车流里,却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和数万友一样,也被孩子那张可爱又可怜的脸蛋所打动。28日下午,赶到弘阳广场了解具体情况。路边一位三轮摩的司机了解来意后说,这个残疾人最近经常带着孩子出现在沃尔玛超市附近向过往的车辆乞讨,路人见其可怜,基本上都会给点零钱。“不容易啊,带个小孩在这边乞讨,自己还是残疾人,好多人看了都觉得怪可怜的,能给点就给点。”摩的师傅这样对说。当天在沃尔玛超市以及附近地段找了足有2个多小时,可不巧的是,始终未见到上所说的这位残疾人和他的孩子。在路边清扫垃圾的保洁员张阿姨告诉,她也常看到这位带着孩子乞讨的残疾人,但是感觉这个孩子不像是他自己的,不管孩子哭闹与否,他都当做没听见似的,由于每次孩子的脸都被歪斜的帽子挡着,到现在她都没看清孩子的长相。

  随后又对附近的其他人进行了采访,一位负责商场安保的孙师傅告诉,他曾看到这位残疾人背着小孩在商场附近进行乞讨时,本想对其进行驱逐,由于考虑到他是残疾人,再加上背着个小孩,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对其进行了说服教育。“自己是残疾人,本来行动就不便了,后面还背着个小孩,经常在车流里面穿梭,多危险啊,万一被撞到,或是跌下来,那后果真的蛮严重的,我们最后还是劝他为了孩子最好不要在这边乞讨了,可他偏偏不听,没过多长时间,又出现在这附近路段进行乞讨了。”孙师傅这样告诉。

  在车流里乞讨着,这就是他的童年?

  再探现场终于找到“背着孩子的残疾人”,他边乞讨边寻找出走的妻子

  “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在摇篮里幸福着,他的童年却在车流里乞讨着,这到底是一对什么样的一老一小?”带着如此疑问,昨天下午,再次来到沃尔玛超市门口,这次果然见到了帖子里说的“背着孩子的残疾人”。只见他背着孩子坐在快车道的隔离绿化带上,一见红灯亮,便迈着蹒跚的步伐,穿梭于快车道中,向来往的车辆敲窗行乞。注意到,在短短几十秒的时间里就有不少车主施舍些零钱给他们,有的甚至带来了早已打包好的多余衣物。见孩子有些哭闹,残疾人便将其带到了广场旁的长椅上休息,随手从包里拿出些饼干给孩子喂食。见状遂上前与其攀谈起来,残疾人告诉,他姓曾,甘肃梅县人,小孩是他的亲生儿子,今年才一岁多,由于家境贫穷,再加上是残疾人,小孩在出生40多天后,妻子便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由于妻子以前在南京打过工,曾师傅便带着孩子来南京边以行乞度日,边寻找其妻子。看了下孩子,圆鼓鼓的小脸被冻得通红,看人喜欢瞪大了双眼虽显得很可爱,他小小年纪却成为乞讨的工具实在让人心生怜惜。

  为什么要蒙上孩子看世界的眼睛?

  残疾人的确是孩子的父亲,小孩被剃成光头怕冷就把帽子裹严实了

  为什么要用帽子蒙住孩子双眼呢?针对这个大家关注的重要问题,曾师傅这样解释:由于孩子的头发长得很长,自己又没时间给他打理,所以直接剃成光头,自己也落得轻松。前几天为了不让孩子受凉,加上帽子本身就有坏洞,于是曾师傅索性把帽子用绳子扎在孩子头上。发现,当天小孩的头上已经换了一顶薄薄的新的绒线帽,揭开一看头发果然已被剃光。曾师傅有些尴尬地解释说:原来的红帽子已经被他扔了,现在这顶绒线帽是别人给的。当让其出示身份证时,曾师傅开始闪烁其词,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已经丢了很长时间了。不禁心生怀疑,随即报警。接警后不久,浦口区泰山新村派出所的蔡警官便赶到了现场了解情况,由于曾师傅无法出示相关证件,遂被带到派出所内进行登记调查。经过一番调查后,蔡警官告诉,这位残疾人曾某,今年38岁,甘肃梅县人,育有一儿一女,现在身上带的确是他的儿子,由于经常在路边行乞,前不久雨花台区的公安部门就已经对其进行了一次登记调查。由于曾师傅并不接受救助站救济,派出所民警无奈,只得将其送到公交车站让他带着孩子自行离开。

  多问1句

  街头儿童乞讨为何就不能早点消失

  公安部要求明年年底消除儿童乞讨;遗憾的是,南京警方却表示“力不从心”

  “背着孩子乞讨的残疾人”前不久刚被雨花台区的公安部门登记调查,昨天又在眼皮底下被警方“无奈”放掉。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再回来?或者再跑到其他地方乞讨?而在调查中发现,像曾某这样在快车道车流中乞讨的人还有不少。采访中,很多市民表示,如此“不要命的乞讨”,让许多人为其捏着一把汗。

  这样的乞讨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到底该由哪个部门来管理呢?联系了南京市救助管理站,负责人表示救助管理站只能接收自愿上门的救助对象,没有上街强制接收对象的职责。南京市公安局针对这个问题表示,目前只能对那些违反《治安处罚条例》进行强讨强要的乞讨人员进行处理,对在路口车流中乞讨的人员只能劝告,护送到救助站,而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南京市交管局一位负责人则说:“快车道上的乞讨行为已经影响了城市交通安全,影响了城市市容,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但是,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规定,乞讨人员只能算是行人,他们在机动车道上乞讨,罚款的可能性不大,只能进行驱赶。但是,这些乞讨人员被驱赶后又折回,或者出现在其他区域的机动车道上,我们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而据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近日公开表示,明年年底前将消除城市街头儿童流浪乞讨现象,切实保障这些儿童权益。针对街头乞讨儿童,陈士渠公开表示,这些儿童大多数是被亲属带出来乞讨的,被拐的是极少数。民政部、公安部等部门将很快部署开展接送流浪儿童回家行动,强化打击和救助,在明年年底前消除城市街头儿童流浪乞讨现象,切实保障这些儿童权益。

  一方面是公安部的高调表态,一方面是有关职能部门的种种无奈,街头儿童流浪乞讨的现象真的就难以消除?一些市民因此呼吁,应该有一个多部门协调联动的机构来负责管理这些流浪行乞者。而我们更为期待的是,南京警方能不能创新管理办法,赶在公安部要求的“明年年底”这个时间表之前,消除街头儿童乞讨。(李胜华 徐醒)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生物谷灯盏细辛胶囊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方法
成人纸尿裤有大小吗
秋季旅游出行必备药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