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大唐超级奶爸第四百五十五章表哥来了

发布时间:2020-01-24 18:03:37

大唐超级奶爸 第四百五十五章 表哥来了

州刺史府,单老面色阴沉地坐在一张黄花梨木椅上,在他的下首两边,分别坐着安.阳县令王何如还有绛州卫都统庞宇。

“你们两个有没有脑子?”单老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道:“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武王遇刺身亡的消息已经在整个大唐传得沸沸扬扬了,朝廷甚至都有出兵孤云寨的打算了。”

叹了口气,单老继续说道:“现在,所有人都在摘关系,想要把自己从孤云寨的关系里面摘出来,你可倒好,竟然还节外生枝地去捋博陵崔氏的虎须,这下怎么办,如果刺史还有司马大人回来的话,一定会责问这件事情的!”

“那我们索性就恶人做到底,直接把他们当作盐帮的袍子,杀了便是!反正在咱们这一亩三分地上,也没人敢管我们的闲事!”

庞宇满脸的杀机,说出的话更是冷血。

“屁话!”单老没好气地瞪了庞宇一眼,道:“那博陵崔氏虽说是已经被归入反叛的贼人之中了,可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我们做地太过的话,你以为博陵崔氏的人不敢对我们下手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王何如拧着眉头,道:“总不能就这么放任他们在大牢里面不管吧?”

“再关一天,明日必须把他们放掉!”单老无奈地说道。

“这就放了他们?”庞宇不可思议地说道:“那我们算什么?我们的面子可就全都丢尽了!”

“面子算个屁,连命都快丢了,谁还会去在意面子不面子的?”

单老撇撇嘴,道:“还有一点,你派人去过风凌渡口没有,如果那个公子哥儿没有撒谎的话,那么在渡口的码头上应该停泊着崔氏的船。”

“这个……我倒是还没来得及去查!”庞宇的脸上多少有些尴尬之色。

“还真是朝廷的精英啊,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还谈何清缴孤云寨!”

王何如嘴角咧了起来,似乎很看不起庞宇一样。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庞宇恶狠狠地瞪了王何如一眼。说道。

“怎么?王县令说得有什么不对的吗?”单老说道:“你自己办事不谨慎,还不兴别人说了?你,速速派人去风凌渡摸摸情况,如果真是崔氏的人。回来之后马上把他们放了!对了,这次你给老夫放聪明点,别有事没事地就动手。”

“是,单老!”

这回庞宇没有办法了,只有先过去查查看。谁叫他没有把事情办妥当呢。

……

绛州大狱牢门入口处,有几个狱卒,他们在那个嚣张脸狱卒的讲述下,吓得胆战心惊。

“曹,曹哥,你莫不是在吓唬我吧,这次的贼人有这么猛?”

其中一个长得胖胖的狱卒,一脸的紧张之色,他的手中紧紧地握着横刀,好似如临大敌一般。

“你是没有看到啊。那几个家伙全都不是什么好角色,那一个个好像要吃了我一样!我早就说过,这州衙的牢房需要重新加固,可是上面根本就不搭理我。现在好了,他们这么猛,眼看就要冲破牢狱了,快去禀报,快去求援!”

这个时候,嚣张脸狱卒哪里还有半分的嚣张之色,慌张地安排人去求援了。

便在这帮子狱卒全都精神恍惚的时候。一名身穿淡青色官袍,颌下还留着几寸长髯的青年人,领着几个州府的衙役,策马而至。

嚣张脸看到来人骤然一怔。因为他可是刚刚打发自己的兄弟去求援,这求援的速度没有那么快吧?

不过,也来不及想太多了,因为面前这位可是刺史府衙门司马大人李维庸啊。

“小的绛州狱狱卒曹索,见过司马大人!”

嚣张脸狱卒赶忙上前对其行礼。

“嗯,起来吧!”李维庸下了马。把缰绳交给了自己随行的衙役手下,问道:“本官问你,这州狱之中是否关押了一个纨绔子弟,与其随行的还有数百名手下?”

嚣张脸狱卒一愣,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司马大人为什么要问这件事情?

“是,正有此事!那纨绔子自称是博陵崔氏的人,他说自己是商人,不过他的手下只有一百人,那一个个暴躁如豺狼的样子,恨不得把咱们的大狱都给拆了!”

一边这样说着,嚣张脸狱卒一边开始形容那些个家伙的状况形容了一下,特别是程处弼,尤其提了出来。

马上拍着大腿就跳了起来:“啊,那肯定是处弼了,普天之下也就直接由这家伙敢干出这种事情来!看来这次舅父大人没有骗我,他们还真地来了绛州!”

“大人,您说谁?”那嚣张脸狱卒有些迷糊,同时感觉很不妙,是不是抓错人了。

“此次本官随刺史大人去长安城中,顺便去拜访了一下我家舅父大人,他告诉我,我的表弟已经随军来了绛州,让我好好照顾一下,你方才所言之人,八成便是我的表弟了!”

李维庸笑着和那狱卒解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皱起了眉头,道:“我小弟一向是安分守己,再加上此次乃是随军而来,怎么可能被关进州狱呢?你给本官说说详细情况!”

本就被程处弼给吓坏了的狱卒,当下脸就白了,有些艰涩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他说道:“大人,是这样的……”

嚣张脸狱卒有些战战兢兢地将他所听说的,有关李元霸他们的传言告诉了李维庸。

毕竟是绛州的司马,地位仅次于刺史,虽说他仅仅来了两年的时间,但是对于绛州的某些龌.龊事还是很清楚的。

他很快就联想到了这之间的猫腻,在那狱卒讲完之后,李维庸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儿。

狱卒看着李维庸那张阴沉的面容,知道这位主儿心情怕不是很好,毕竟那位可是他的表弟。

还好,还好他并没有对那家伙做出什么事情来。

“好了,别的就什么都别说了,还是速速带本官往牢房中去看看吧!”

李维庸现在恨不得去掐死庞宇,他娘地,欺负人欺负道他表弟的头上来了,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未完待续。)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挂号
苍梧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赣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