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七十二章 寿宴

发布时间:2019-09-24 18:48:49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七十二章 寿宴

城主府的正堂内,金碧辉煌。百桌筵席绕殿而设,却丝毫不显拥挤,足见殿宇何其宽广。

偏东侧的歌台上铺着金丝毡毯,戏子和歌女在上头连台献艺。盛放着灵晶的宫灯满布殿中,发出九彩的光芒,在屋梁上垂下的长长水晶流苏折射下,越发显得光怪陆离。

殿宇内的立柱尽数用金箔装饰,贴有红纸剪成的福禄寿三字,侧畔摆有松柏盆景,墙上贴着寿联和仙鹤祝寿图。桌上铺满大红的台布,摆着长寿面、寿桃、寿糕等物。显示出芦名教虽是胡人,但在风俗上已经深受中土文化影响。但菜肴仍多是烤全羊这样的草原菜色。

作为寿星的盛宣怀却并不在大殿内入座,而是在里屋另开一席。他将脊背往后紧靠在皮背太师椅上头。椅背后倾略弯,以适合老人佝偻的脊背。

这曾经的魔门第一辩士,年纪轻轻即平定芦名内乱并将其带向辉煌的英主,北莽战场上的名将,如今却神情疲倦,不住地低低喘息。须发尽白,形容枯槁,显得比真实年龄还要苍老许多。

重要的客人们纷纷上来敬酒,但盛宣怀如今重病在身,只能略略抿茶回应。

就连对芦名心怀怨恨的伊辉夜,在这时也在表面上显现出恭敬。

临行前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七十二章 寿宴

,祖父伊中棠曾叮嘱过他,哪怕对芦名有再多的怨恨,也不能对盛宣怀无礼。因为那是和祖父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盛醉香如同一只红蝶一般在各席之间游走,尽量令所有客人都不感觉自己被怠慢。但大部分时候,她那微碧的眸子,却是凝视着苍老的父亲。

“父亲大人今天精神不错呢。”她柔声对盛宣怀道。

盛醉香指的是盛宣怀没有在寿宴上当众吐血。

“嗯。”盛宣怀应道,却是将细微的声音传入盛醉香耳中:“现在你是芦名之主,当爹的怎能让你在客人面前丢面子。”

盛醉香闻言,心中一涩,暗暗叹息。

她知道盛宣怀对于她的做法依然不满。

盛宣怀相信伊中棠的金色梦想,并且愿意陪着伊中棠赌一把。如果赢了,芦名可以得到多得多的土地。如果输了被人赶回北莽,至少也曾为了少年时的梦奋战过,此生无悔。

盛醉香也承认伊中棠的计划并非没有可行性。集合魔门全部力量南下,利用武者和修真者的矛盾。避开锋芒最锐的北燕,至少很有希望解决掉杨麒,将黄河流域收入手中。

但盛醉香不甘心。她急于正式得到芦名教教主的位置,更是不愿以仙台附庸的身份与尚清影争雄。

少女的骄傲,使得她一手策划了天文之乱。不但令芦名独立出来,更将伊中棠的皇图霸业化为落月流烟。

盛宣怀认为女儿的做法缺乏远见,只看重眼前利益。但自视极高的盛醉香却坚信伊中棠做不到的事情,将由自己完成,自己不但要统一北莽,更要夺取天下。

然而盛醉香看着父亲这般模样,仍是不由暗暗心痛。

她知道父亲时间不多了。

如今芦名教的权力已经归于她手,盛醉香自然希望父亲能够多陪她一些时日。但心底却也十分清楚,以盛宣怀的病情,加上年事已高。该是撑不了几年。

吴锋和李询也与盛家父女坐在同一席,苏洗岩却坐到了另一张桌上。

以吴锋的身份,实际上并没有资格坐在这里。但毕竟这是身为教主的盛醉香意思,也没有人提出异议。

这时,吴锋和李询也上来给老人敬酒。

“草海吴锋,敬盛老教主一杯。”吴锋从容道:“祝老教主身体康健,颐享天年。”

李询则是笑得极甜,显得十分乖巧,小嘴如同涂了蜜一般:“小竹子给盛家老伯伯拜寿了,祝老伯福星高照。福寿双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伊中棠的孙子伊辉夜恼火地看往这边,盛宣怀和他爷爷一辈。所以就他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矮了一辈。

盛宣怀将沧桑的眸光投向两名少年。

忽地,老人竟是身躯一震,低声喃喃道:“真像……”

两人都一诧,随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吴锋自问和小鼻子小脸,精致得像个瓷娃娃的李询实在长得一点都不像。

却见老人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努力罢,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言毕。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之前有人上来敬酒,他都只是点头示意,然后轻抿一口茶。

现在盛宣怀这样表现,足显示对这两个小子青眼相看。

哪怕是对吴锋和李询都极为喜欢的盛醉香,对于父亲的表现也感到讶异。

盛宣怀却是突然身躯开始颤抖,嘴唇飞速嗫嚅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盛醉香知道父亲的暗伤又开始发作,急忙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捂住父亲的口唇。

当手帕松开的时候,已是染满了鲜血。

盛宣怀因逆练顺天神策失败,导致半身瘫痪,更是时常咳血。

盛醉香向一众客人致歉,表示父亲身体不好,虽作为寿星却不能久陪,她先送盛宣怀回房休息。

言毕,亲自将父亲抱起,送至卧房内。

小婢送上煎好的药汤,盛醉香亲手递到父亲口边,让盛宣怀服下。

突然间,老人又咳嗽起来,将药汤喷了女儿满身,盛醉香却似完全没有感觉一般。

“爹爹,女儿一定会光大芦名的。”盛醉香饱含着歉意道。

“我相信你。”盛宣怀叹息一声:“你是想问我从那两个小子身上发现了什么吧?”

盛醉香一愣,点点头。

而小婢则极为知趣地退了出去。

盛宣怀又喘息几声,道:“他们两人是相生相克的命相。”

盛醉香一惊:“就像爹爹与伊……义父那样?”

她终究是没有在父亲面前直呼伊中棠的名字。

盛宣怀叹道:“是啊。所以我才说他们和当年的我们真像。唉,转眼就是五十多年了。”

“当初传爹爹命数之学的那位奇人这么说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背叛大哥。没想到所谓相生相克,并不局限于己身,反倒是由你这个做女儿的来应验……”

盛醉香问道:“如此的话……吴锋和李询命运纠缠,以后也许会成为生死之敌?”

“是这样。”盛宣怀道:“你义父因为被你算计,功亏一篑。但他们的崛起,应当在中原,中原的位置比起北莽要好太多,这两个小子气运亦十分浓厚,说不定其中一人为另一人做嫁衣,而另一人真能取得天下……”

盛醉香眼中陡然射出杀机。

“我若现在就除掉他们又如何呢?”

涉及到争夺天下的话,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软,纵然吴锋和李询都是极对她胃口的美少年。

盛宣怀伸出手抚摸女儿柔顺的红发,叹道:“香儿,你从小就是这样,为了自己的私心,可以对任何对你好的人下手,却不想清楚长远的得失。我只是说有可能,但中土气运雄厚,实力强劲者又少了?江东马千城,河北尚清影,蜀中王全斌,哪个不是有天下人的气派?更不用说西漠还有个斯库里在虎视眈眈。他们两人成长起来,亦能牵制中土的雄杰,然而天下大势究竟如何运行,却也不是我能说清楚的……”

“命数之学,何等玄奥,如果各人的命运完全可以预测的话,奋斗又有何用?”

说到这里,盛宣怀却是突然笑了起来,笑容中含着看透世情的苍凉。

盛醉香回到座位上,心中却暗暗恼火。

她知道父亲的言外之意。

盛宣怀承认女儿的手腕在自己之上,却并不看好盛醉香的野心,甚至认为盛醉香的综合能力比起伊中棠都有差距。

他并不是笃定吴锋和李询之中必有一人能结束乱世,统一天下,只不过是对盛醉香缺乏信心罢了。

这越发激起了盛醉香的好胜之心。

一定要尽快开始与北燕的对决。只要能击垮尚清影,自己的声望和势力必将直冲天际,“一剑霜寒十四州”,全取中土的梦想,将很快成为现实。

而对于吴锋和李询这两个小子,盛醉香也有不服气之处,因为她隐隐感觉父亲对他们都比对自己要看好。

别人家的孩子,哼……亲生的女儿就这样不中么?盛醉香气恼地想道。(未完待续。)

白山治疗宫颈炎方法
酒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宿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有哪些医生
北京国仁医院网上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