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中国海平面达30年来最高值升速高于全球平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06:55:11

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报告(2015)

图1

图2

中国已是国际投资舞台上的重要参与者。继2012年首次位列世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以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保持强劲增长态势,2013年再创历史新高,到达107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了22.8%。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实现连续11年增长,2002年—2013年年均增速到达39.8%。未来,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以及企业竞争力逐步增强,再加上资本项目逐渐加快开放,“海外中国”的体量将更为巨大。

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迅速增长的同时,所受外部风险也显着提升。做好风险预警,进行正确辨认并有效应对,是中国企业保持经营的稳定性和延续性、提高海外投资成功率的必要保障。

本报告依托翔实的原始指标数据,广泛选取样本,尤其是充分考虑了与中国海外直接投资关联较大的国家,通过定量和定性两种分析方法,选取经济基础、偿债能力、政治风险、社会弹性和对华关系5大指标作为评级根据,对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进行了总结、分析和预测。

1 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CROIC):引入“与中国关系”评价指标,对是不是合适中国国情有单独考量

国家信誉评级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美国。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市场上构成了标准普尔(Standard Poor’s)、穆迪(Moody’s)和惠誉(Fitch)三家美国信用评级机构垄断的局面。

发展中国家评级机构大多处于起步阶段。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推出的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体系(CROIC),力求更加全面、综合、具有针对性地衡量我国海外投资的风险,将成为新兴市场国家评级机构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国对外投资活动日趋频繁,且具有鲜明的国别特点。例如,我国对外债权、股权等金融市场投资和直接投资并举,在发达市场上以国债购买为主,在新兴市场上以直接投资为主。在衡量国别风险时,应当对这些因素进行细致考察。另外,在当今国际局势不断变化的环境下,随着中国国家气力的上升,不同国家与中国外交关系的远近,甚至民间交往的深度和广度,都会对以中国为主体的投资行动有所影响。CROIC对此有单独考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评级机构方法的不足。

现有主要评级机构的国家风险评级体系衡量的是投资者所面临的、针对某一国家的金融敞口风险,核心关注点是债,即从定性和定量的角度,对国家足额、准时偿还商业债务的能力和意愿进行综合性评估。CROIC纳入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对华关系5大指标,共40个子指标,在统筹债投资所面临的国家风险的同时,重点关注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面临的风险。

经济基础中的亮点指标:基尼系数、GDP增速的波动系数。

偿债能力中的亮点指标:公共债务(指各级总债务)占GDP比重和银行业不良资产(即不良贷款)比重。

社会弹性中的亮点指标:以对环境议题重视程度为标准的环境政策评估。

政治风险中的亮点指标:问责、有效性。

对华关系中的亮点指标:双方是不是签订了投资贸易协定(BIT)及该协议是否已生效,及在驻在国的投资受阻程度、双边政治关系、贸易依存度、投资依存度、对中国公民发放签证的便利程度等。对华关系指标是本评级体系区分于其他国家风险评级的特点指标,为评估中国海外直接投资所面临的主要风险量身打造。以投资受阻程度这一子指标为例,中国铝业公司在秘鲁的铜矿项目被叫停、中国员工在赞比亚受袭等成为投资受阻和失败的典型案例。

2 CROIC9级分类与36个国家评级样本

在选取指标并取得原始数据后,CROIC对定量指标(经济基础和偿债能力)采取标准化处理方法,而对定性指标(政治风险、社会弹性和对华关系)的处理有两种方式,即使用其他机构的量化结果或先由评审委员打分,再进行标准化。结果落到[0,1]区间,分数越高表示风险越低。

CROIC按照国家风险从低到高进行9级分类,AAA,AA,A,BBB,BB,B,CCC,CC,C,其中AAA和AA为低风险级别,A和BBB为中等风险级别,BB及以下为高风险级别。

在CROIC选取的36个国家评级样本中,包括德国、新西兰等11个发达经济体和韩国、俄罗斯等25个新兴经济体。从区域分布来看,美洲涉及6个国家,欧洲触及7个国家,非洲触及5个国家,亚太触及18个国家。

3 排名结果:需关注发达国家内部并购机会

金砖国家的相对排名和级别整体下跌。

整体来讲,发达经济体情况与2013年类似,一般经济基础较好,政治风险较低,社会弹性较高,但其债务水平普遍较高,并且其中有些国家受政治、社会和观念等因素影响,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怀有警惕。总体上,发达国家是中国海外投资特别是技术和品牌寻求型投资较好的目的地。

对在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日本的中资企业而言,需关注经济低迷和市场需求不足对企业营业收入产生的负面影响,但东道国目标资产较低的市场估值水平也提供了较好的并购机会。

新兴经济体经济基础较为薄弱,较多不稳定因素致使政治风险较高,社会弹性较差,偿债能力分化较大,但与中国关系一般比较友好。总体上看,新兴经济体是中国海外投资最具潜力的目的地,尤其是对战略资源和市场寻求型投资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而言。在一些受美国量宽退出负面影响较重的国家展开投资的中资企业,需高度关注东道国国际资本大量流出、货币大幅贬值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可能引发的私人和债务违约、基建工程合同违约、资本项目管制强化和企业营业收入锐减等风险。

国家风险评级排名靠后的国家集中在非洲和美洲,主要原因是经济基础较差,政治风险突出,社会弹性较低,偿债能力不足。这些国家一般资源丰富,与中国经济互补性较强,与中国关系较好,中国对其投资规模较大。中国对高风险国家的投资,需高度警惕政权更迭、社会动荡、债务违约对企业财产和人员安全造成的严重威逼,并准备周全地应对突发事件的方案与机制,努力将不利突发事件的损失降至最低水平。

图1注:—表示与2013年相比,剔除新加入10国外的26国中相对排名没有变化的国家;↑表示与2013年相比,剔除新加入10国外的26国中相对排名上升的国家;↓表示与2013年相比,剔除新加入10国外的26国中相对排名下落的国家;N表示与2013年相比新加入的国家。

4 对华关系指标排名:前十名均为新兴经济体

对华关系方面,我们主要关注6个指标,包括双方是不是签订了投资贸易协定(BIT)和该协定是否已经生效,投资受阻程度,双边政治关系,投资和贸易依存度以及签证的便利程度。在这一分项指标中,新兴经济体排名比较靠前,排名前10位的国家均为新兴经济体。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 执笔人:张明、王永中等)

智库名片

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国际问题研究所之一,成立于1964年,近日成为社科院重点建设的11个专业化新型智库之一。研究所下设国际金融研究室、国际贸易研究室、全球宏观经济室、国际投资研究室等11个研究室,主要从事对策性和基础性研究,并承接部门交办和拜托的研究课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金融、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发展经济学、产业经济学、世界经济统计、国际政治理论、国际战略、国际政治经济学等。撰写的《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等年度报告和《世界经济前沿问题》《国际政治理论与战略前沿问题》等学科研究综述在业界产生重大影响。

小儿便秘治疗
儿童止咳的用药安全吗
关节炎会引起手足麻木吗
治疗口腔溃疡的药
小儿手足口病误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