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门 第二百六十七章 殿试开始

发布时间:2019-10-18 05:16:00

神门 第二百六十七章 殿试开始

左相郁一平这个时候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虽然没有再看苏青一眼,但是,神情间却是显得有些动容。

而苏青则是再次施了一礼,以示对太子林天荣的尊敬。

“回太子殿下,殿试乃大夏王朝最重要的盛典,若是能将其武试定在南域山脉,第一,可以表示出我大夏王朝对南域山脉的信任和重试,更重要的是能以此一探南域山脉对大夏王朝的态度,而南域山脉就算有反意,也绝不敢公然违逆,这便是第一得,解圣之忧。”苏青施完礼后,并没有再耽搁,而是直接说道。

太子林天荣听到苏青的话,微微点头。

“殿试是展示我大夏王朝雄厚实力的最佳时机,无数英才进入南域山脉,这便是震摄,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乃为上上之策!若能让南域山脉看到我大夏王朝的国力,必可让其三思而后行!这便是第二得,安邦!”苏青继续说道。

“好!有此二得,此谋便可行,敢问苏大人,这第三得和第四得又是如何?”太子林天荣听到这里,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这第三得乃是和第二得循循相扣,要震摄南域山脉,光靠参试的考生们还是不够,所以,得要借用军门的力量,将军门演练与武试相结合,调兵入南域山脉,这样一来,南域山即使想反对也不可能!”

“确实如此,若是单以军门演练的理由调兵入南域山脉,虽然南域山脉也不敢反对,但是,总有刻意震摄之嫌,但按照殿试实战的规则,让参试的考生们带兵入境,却是符合两国相交的友好之意!”太子林天荣略微思索,便再次点了点头。

“太子殿下目光如炬,臣自叹不如。这样一来。按照历届殿试的规则,太子殿下有参与殿试,为圣分忧的资格,而圣上因为坐镇京师。自不可能亲自进入南域山脉,那么。太子殿下便可以顺势成为此次殿试武试的主笔,相反,端王则变成了从旁协助。军门演练便也以太子殿下为首,那么……”

“好。很好!说说这最后一得!”

“最后一得便是借刀杀人,端王素与方正直不合,太子殿下只需略施小计。臣想,这样一个天赐良机。端王又岂会放过?”苏青说到这里,便也恭身跪下。

“苏大人快请起!没错,武试的地点在南域山脉。又有军门参与,只要本太子主笔之时装成看不成,六弟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天大的机会,哈哈哈……好好好,左相和众臣对苏大人的提议,还有无不同看法?”太子林天荣一抬手,显得极为满意。

“苏大人谋智深远,臣并无不同看法!”左相郁一平在这个时候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身对着太子殿下行了一礼。

其它的朝臣们一个个互视了一眼,都纷纷点头,他们并不傻,苏青的计谋确实非常不错,又有太子林天荣和左相郁一平首肯,他们哪里还敢有什么别的意见。

“好,那就按苏大人之计行事!”

……

夜深,人静。

端王府一间隐蔽的密室之中。

一名穿着王府侍卫便装的青年恭敬的站立在中间,而在他的上方,还坐着一身华服的端王林新觉。

而在端王林新觉的左右两方,则是坐着一身书生装扮的华先生和一身黑白道袍的温老。

“按照殿下的吩咐,臣今日已经当众将计策献与太子,从太子的表情来看,应该是极为认同!”侍卫便装的青年说完也缓缓抬起了头。

正是白天在东宫太子府的四品朝臣苏青。

“嗯,办的很好!”端王林新觉听到苏青的话,也是露出一丝微笑。

“殿下,苏青此次献计,当属首功!”华先生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到苏青的面前,将苏青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多谢华先生,不过,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现在就请功实在是有些过早,臣已经将太子的赏赐带了过来,还请殿下收回!”苏青对着华先生施了一礼,随即又转向端王林新觉诚肯道。

“哈哈哈……苏大人这次甘冒如此风险,且成功瞒过左相,太子那边的赏赐你就自己拿了吧,另外,本王这里有一颗东珠,乃是邦国进贡之物,就赏给你了!”端王林新觉大方的一挥手,一颗明亮如星辰般的圆珠便被丢了出来。

“多谢端王殿下!”苏青立即叩领。

“殿下,现在万事俱备,只待殿试到来,属下现在便连夜启程南域山脉准备一下!”温老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

“好,温老辛苦了,南域山脉那边也只有温老才能控制得住,这次的计划能否成功,便全仗温老了!”端王林新觉看到温老起身,也是站了起来,对着温老施了一礼。

“殿下言重了!属下告退!”

“温老,外面有些黑了,就由我送您出去吧!”华先生看到温老转身,也站了起来走到温老身边。

“好!”温老看了一眼身边的华先生,点了点头。

……

重阳节,又称重九节、晒秋节、“踏秋”,乃是大夏王朝最重要四大祭祖节日之一,有着出游赏秋、登高远眺、观赏菊花、遍插茱萸等活动。

而今年大夏王朝的重阳,又多了一项更重要的意义。

艳阳高照。

皇城东门口的广场上,秋意怏然,一朵朵金黄的菊花摆放在四周,而在中间,则是搭建起一个巨大的高台,上面铺着鲜红色的绸布,显得喜庆而高贵。

一排排穿着金色盔甲的护卫们站立在广场四周,神情肃穆,一圈圈围观的平民们伸长了脖子,在护卫们身后不停的跳跃着。

高台上。

以圣上林慕白为皇后首,众皇子们纷纷站立依礼祭拜。

作为最盛大的节日之一,重阳的礼节繁杂,但是从清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该有的礼节也差不多了。

在圣上林慕白将手中的一杯酒洒在地面之后,重阳的祭祖便也正式宣告完成。

阳光越发的明媚起来。

但是。文武百官和众皇子却并没有一个人离开。因为,今日除了祭祖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便是殿试的预试。朝试的复试开考之日。

之所以将预试定在重阳祭典之后,也是有所讲究的。第一,是对先祖功德的表彰,让参加殿试的考生们接受洗礼。日后能更加忠君为国,第二。则是因为上次朝试的武试是意外中断,这样的话就并不方便特意举办一场复试。

正因如此,便将朝试的复试改命名为殿试的预试。又设在重阳祭典之后,对外宣称则是重阳节的活动。

让才子们在先祖面前比擂展现实力。也是一种向先祖致敬的礼仪。

一声锣响。

殿试的预试便正式开始。

因为上次朝试中的意外,真正活下来的才子们总共也就只有十多个,所以。并不会太过于复杂。

规则也是极为简单,以抽签来定比擂的顺序。

不多时,榜石上便出现了一个个名字,方正直和燕修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内,除此之外,还有刑清随,南宫木等等。

只是……

却并没有青阳。

一身金红色礼服的平阳坐在圣上林慕白的右手边,粉嫩的嘴辱使劲的嘟了起来,显然十分不爽。

而坐在下方的文武百官们却并意外这样的结果。

毕竟,大家心里都知道

,青阳就是平阳。

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是平阳在几个月前刚背着圣上跑出炎京城,能不责骂,已经是天大的恩宠了。

又岂会让平阳继续在殿试中胡闹?

殿试预试的对擂是以上次在圣天世界中进入的排名而定,当时,大多数的人都只进入到第三轮。

只有南宫木,刑清随和方正直算是真正进入第四轮的考生。

所以,第一轮的对试中,这三个名字也被列出在外,直接归入到第二轮的对试,以示公平。

一个个考生们都严阵以待。

不过……

让文武百官们惊讶的是,考生席位上有南宫木,有刑清随,有燕修,但是,却并没有方正直。

十天前,方正直在东林城中战败宇文古的事情早就在大夏王朝中传开,而东林城距离炎京城的路程按理来说只需要七天便足矣。

可事实上就是,方正直并没有出现,甚至连方正直进入到炎京城的消息都没有。

迟到了?!

这绝对是让文武百官们不敢想的事情,毕竟,这可是殿试的预试,古往今来,殿试都是最重王朝重视的盛典,也是各方才子们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哪里会有迟到的先例?

“如此行径,简直就是文人墨客的耻辱!”

“何止是耻辱,我看这方正直是狂妄到了藐视殿试地步了吧?”

“这次参加殿试的人可是空前的多,本官估计方正直是故意弃权的吧?不过,管他那么多呢,反正如果轮到他出场的时候没有出现,就该判决为输了!”

“虽然按照他的排名,就算弃权,也可以算通过了殿试的预试,只是,却似乎无法排入到朝试前三甲的名次了。”

“看来这届朝试的前三甲要在刑清随,南宫木和燕修的身上产生了。”

“燕修刚刚跨入天照境没有多久,虽然文试排在了第二甲,但是,想在武试中进入前列,还是多少要有些运气。”

“恐怕燕修的运气并不好!”

一个个议论声在下方低低的响起。

而事实上,燕修的运气也真的不太好,虽然,对擂的不是刑清随和南宫木,但是,却是剩余考生中最强的一个。

一名接近四十岁,早就已经跨入天照境中期的中年男子。

“第三场,燕修对战陈元放!”

两场比试过后,一个声音也终于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便都集中在了考生席位上微微闭目的燕修身上,今天的燕修,一身的白色劲装,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皮靴。

从身形上看,与几个月前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但是,从神情上看,今日的燕修却多少显得有些疲惫,脸颊比起几个月前,似乎稍稍消瘦了些许。

“听说燕修这几个月一直呆在西凉燕府,从未出门,不知道在干什么?”

“不管他在干什么,几个月的时间,想从天照境初期,跨入到中期根本就不太可能,更何况,对方还是在天照境中期待了五年的人物。”

“我倒觉得燕修有胜的希望,毕竟,他手里拿的可是燕氏五宝之一的山河乾坤扇,只不过,会比较艰难一些。”

“这场比试定然精彩,早就听闻燕修的天纵之姿,今日正好一观!”

燕修并未理会周围的议论,而是缓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目依旧微眯,一步一步的朝着擂台上走了上去。

片刻间,便到擂台。

而在燕修的对面,则是站立着一个穿着一身盔甲的中年男子,手上拿着一把火红色的巨大斧头。

一股炎热的气息从中年男子身上散发出来,一道道隐隐的红色波纹在他的头顶上方旋转升腾。

兵器向来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战斗方法。

而一般来说,以爷头为兵器的人,力量都无比巨大。

至于中年男子陈元放,则是力量中的代表人物。

“比擂开始!”

随着监考官的喝声响起,陈元放便动了,火红色的巨大斧头一横,一股凶悍的气息便完全爆发了出来。

年近四十。

陈元放虽然在朝试中不能进足,但是,在军中却是有着无上的威名,有着蛮牛之名,一旦奔跑起来,比起凶兽蛮牛更加恐怖。

长年以来的军中生涯,更是让他的实战经验异常丰富。

他当然知道燕修手里的山河乾坤扇,那么,他就不能让燕修手里的山河乾坤扇展开,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抢占先机。

“西凉燕氏吗?燕修,你是天才!只可惜年纪还太轻了!上一次我已经看过你的山河乾坤,可你却并没有看过我的烈焰蛮牛!”陈元放的双目瞪得滚圆,手中斧头前抵,双足蹬地,滔天火焰熊熊燃烧在身,就像一只愤怒冲击的蛮牛一样。(未完待续。)

益阳治疗早泄医院
福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南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岳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福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