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走进央视春晚草根演员生活晚会后能回家种地

发布时间:2019-07-09 17:05:03

走进央视春晚草根演员生活:晚会后能回家种地

本报任奕洁与胡启志合影

邓鸣贺 本报任奕洁摄  春晚舞台上少不了明星大腕,但是有一些演员,他们从普通大众中走来,不仅身怀绝技,真实朴素的励志故事更能打动人心。

15日晚,本报夜访央视“影视之家”,采访到“水晶球达人”胡启志,“大衣哥”朱之文,“年画娃娃”邓鸣贺,听听这些“春晚草根”的生活故事。

“大衣哥”朱之文知足常乐,春晚后也能回家种地

出现环节:与老师蒋大为同唱《思乡曲》

穿着军大衣亮嗓却一鸣惊人,去年爆红的“农民歌手”朱之文,春晚将与蒋大为同台演唱《思乡曲》。这个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的农民歌手,有着自己朴素的“生存哲理”。

每个城市都有人心怀歌星梦,为训练嗓音报名声乐班、拜师学艺,但农民歌手没有这样的条件。朱之文说,包括唱歌在内许多事都是熟能生巧,“我认为人活到老,学到老,三人之行必有我师。我没文化,碰见生字,就算不认识的人,我也敢问。”而碰见会唱歌、会唱戏的人,他也敢直言相问演唱技巧,“我从来没碰过钉子,只要问,人家都说。自己也买了声乐教材,每天在家里小河边、树林里唱,摸索唱歌技巧。”前不久,以茶代酒,朱之文拜蒋大为为师,“蒋老师对我没做太大改动,他说大家喜欢我,就是因为我原生态的风格,要是变化大了,也就不是我了,我觉得他说得挺对。”

从工友撺掇着参加选秀比赛,到即将登上耀眼的春晚舞台,朱之文对成名这件事显得很坦然:“我不在乎多少人认识我,只要你喜欢听我唱歌,我就唱,去再大的舞台唱歌,我也觉得像在家里小树林里一样,因为大自然本来就是个舞台。”

朱之文成名前当建筑工、钢筋工,每天干八九个小时体力活,一年只落下5000块生活费。朱之文笑言:“我以前背钢筋水泥,从来不腰疼,体型还特别好看,现在去那都是坐着,缺少运动量,肚子慢慢变大,我真的不喜欢。2012年,我要休息。家里还有两个小孩,有老人,有小动物。养小鸡、小鹅、小鸽子,赶集、逛店、见朋友,跟邻居说笑话,在小院子种菜,在河边唱歌,我自由、开心。”

许多草根明星都是昙花一现,朱之文说他一点也不怕,“今天让我上春晚,明天回去种地、扫大街,我还是很开心,我这个人知足常乐。春晚后有人要我出专辑,我休息好了就录。平时演出,我也联系救助儿童、病人、老年人。做好事儿就去!钱不是万能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做自己开心的事。”

“年画娃娃”邓鸣贺孙子上春晚,爷爷很紧张

出现环节:开场、零点报时

在联排现场看到,五岁小演员邓鸣贺“穿针引线”出现在两个环节。直播开始,一条动画制作的金龙从古代“游动”到现代,最终盘踞到春晚现场,演播厅内,舞台升降台瞬间搭成一座拱桥,邓鸣贺提着灯笼,念着童谣从舞台深处走出。言罢,主持人登场唱歌。四个多小时后的零点前,开场那座“拱桥”再次出现,舞台深处最大一块LED大屏幕上的影像是一道古色古香的大门,邓鸣贺走上拱桥,大喊“开门纳福”,“大门”缓缓打开,龙年正式到来。虎头虎脑的邓鸣贺,像极了抱鱼的年画娃娃。

春晚剧组上下都很喜欢他,连董卿、李咏(微博)都亲切地叫他“小邓子”。15日晚,来到“影视之家”515房间,一进屋,刚洗完澡的“小邓子”坐在床上玩相机,见到,大方地说:“阿姨好!”爷爷邓庆华说,“孩子出生后,父母忙工作,他一口妈妈的奶水都没喝过。为给孙子补营养,我每天晚上都要给他冲个蛋花汤。”

只有5岁的邓鸣贺上春晚一点也不怯场,他说:“春晚,就是个很多人看的晚会。”但爷爷邓庆华却紧张多了,“他在台上每一秒我都紧张。他的每一个动作我都全神贯注地观看、研究。”在酒店,祖孙俩没事就在房间练习,“爷爷给我唱音乐,我跟着走。词没说对,就罚我对着墙壁念十遍。”“爷爷这么严格,你讨厌他吗?”“不讨厌,爷爷吵我,都是为了我更好。”

邓庆华说,自己是个戏迷,没事就看河南卫视《梨园春》,“可能是灌耳音多了吧,小邓子1岁多,他奶奶发现这孩子也爱听戏。两岁多开始学戏,老师说孩子声音好,唱戏不掉板,也不凉弦,陆陆续续参加一些比赛,从县里到市电视台、河南卫视,最后从《我要上春晚》真的上了春晚。可能哈文(微博)导演就看中他不怯场,演啥像啥吧。”

从小就在大人圈混,爷爷说,孙子缺少童趣让他非常愧疚,“不过我不操心他没同龄朋友,有段时间我把他寄托在幼儿园,孩子们都争着跟他坐,最后老师只能实行轮流制,让每个人都在他身边坐一会。”今年9月开学,小邓子就是一年级学生了,“以后肯定是学业为重,但不会放弃唱戏。但商演肯定就不去了。”

“水晶球达人”胡启志上春晚前不知道啥是春晚

出现环节:暂定零点之后个人表演

胡启志与其经纪人接受采访时,回答有关春晚问题都非常谨慎,“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在联排现场看到,胡启志的节目与之前《我要上春晚》上的表演差别不大。只不过配上了舞蹈演员,也都拿着水晶球烘托气氛。

一颗光滑的水晶球,在肢体上随心游走,从肩膀到指尖,几次险些要掉,最终又回到手中,配合音乐灯光,观众随着他的表演心也静下来,“人体工学、肢体角度、肌耐力,这些东西都要考虑。”胡启志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我20岁出头在欧洲生活,有次看到街头艺人在表演水晶球,我觉得这种静态的演出很适合自己,就开始自己琢磨。一开始找不到那么大颗的水晶球,我就用圆形的水果代替,呵呵。”11年练习,技艺炉火纯青,他参加《中国达人秀》成名,又闯进央视龙年春晚。其他演员感慨春晚残酷的淘汰,在他眼里也变成了历练,“每次联排都有审查,表演后等通知的过程,需要强大的内力,其实这也是个修行的过程,锻炼自己的意志力。”

与其他春晚演员想上春晚的心态不同,胡启志谈起这个话题云淡风轻,“其实我之前都不知道春晚,也没看过春晚。当时在乌鲁木齐演出,忽然响了,董卿给我打通知进组的消息,我也很意外。”随后粉丝微博留言,让他明白参与春晚是个很好的机会,也打听到同是美籍华人的费翔,也上过春晚,“在我想象中,春晚要满足全国观众的需求,一定是有套很完整的表演元素,如果对本土没有太多了解,演出肯定不能做到大家都满意,所以我觉得费翔非常厉害。”

采访胡启志,是在“影视之家”一楼撞见买水果的他进门。采访完成后,发现他选择走楼梯上8楼,“现在很缺乏运动。我不会去健身房,但一些大型表演,都需要高强度体力。其实生活中有很多机会锻炼身体。”他说,如果登上春晚,大年初一和太太、经纪人回台湾,“跟家人补吃一顿年夜饭,是我目前最大的心愿。”本组稿件由本报特派北京任奕洁采写

怎样在手机上开微店
关于小程序的介绍
微信小程序怎么登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