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公司前董事长挪用公款近6000万偿还赌债

发布时间:2019-12-06 03:29:22

公司前董事长挪用公款近6000万偿还赌债

广州市外轮供应有限公司(下称“外轮公司”)原董事长肖先敏,曾经组织这样的欢景,但他再也无福消受了。

近日,广州市中级法院正式作出判决,肖先敏任职期间在公司内公然坐庄开设“六合彩”赌博,后又轻信算命先生,经受不住澳门赌场掮客的引诱,先后数十次赴澳门赌博,其间四十余次挪用公款5792.7万元用于偿还赌债,造成巨额资金无法追回,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老总公司内设赌坐庄

“肖先敏好赌,这在当时公司内是出了名的。”陈姓匿名人士表示。

陈表述:“那时候国内甲A足球联赛正火,海外四大联赛也在中国有很高的关注度,赌球成风,外轮公司内部也有这种风气。”

据检察机关透露,肖先敏整天与公司里部分员工赌球、“斗牛牛”及打麻将等。后来,肖先敏发现公司内部分员工开始沉迷于地下“六合彩”赌博,许多“六合彩”庄家赚得盆满钵满让他看红了眼,他于是在公司内部组织有赌博恶习的员工投注“六合彩”,由其亲自坐庄,并由公司财务副总监江永炽负责记账。结果,外轮公司上至董事长、下至司机勤务,参赌者众多。

但是检察院方面关于外轮公司内部赌博成风的说法遭到了广州副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副食品集团”)纪委的反驳。

“也不是说当时外轮公司猖狂到赌博成风、人人参赌的地步,据我们了解还只是一个小圈子。”广州副食品集团纪委副书记廖佩华说。

肖先敏庭审时辩称,在外轮公司严重亏损的情况下,经理王某和几个负责人在1999年8月的一天提议,说下面员工赌六合彩成风,不如由他们找一个人出来坐庄,把赢了的钱发工资。

“赢钱发工资是借口,其实当时他的赌博行为,外轮公司也不断有人向广州副食品集团反映过,但是没有引起重视。”前述匿名人士表示。

肖先敏原本打起的如意算盘是庄家肯定稳赚,顺便也让属下员工尝点甜头。但事与愿违,肖先敏连同部分员工坐庄地下“六合彩”仅六个月,就输掉了人民币36.3万元。见此,肖先敏便串通江永炽等人,先后七次以“业务急需”等名义挪用公司36.3万元资金来填补“六合彩”赌债。这些账目资金缺口,直到1999年11月,才被肖先敏用赌博赢回的钱补平。

澳门豪赌

后来,公司内部的“小打小闹”已无法满足肖先敏的赌欲,他开始涉足境外赌博,澳门发达的博彩业为其提供了这种嗜好。

不仅如此,肖先敏还认识了一名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算定他有“横财运”,“横财从何而来,就要靠赌,而且要赌大,去澳门赌。”这位“大师”告诉肖先敏,只要按照他事先算好的时辰进入指定的赌场,肖便能只赢不赔,大发横财。

从1999年元旦起,肖先敏开始按照“大师”所算的时间、地点频繁赴澳门葡京、金碧、皇冠等赌场赌博。开始时,肖先敏在赌场接连“开和”,最多的时候共赢了2000多万元。随着赌欲的加重和赌额的加大,肖先敏被赌场的一个“叠码仔”(卖赌博筹码收取高利息人员)勾搭上。对方答应每次向他提供700万元赌本,以一年为限,年终结算。

肖先敏称,之后他从澳门赌场赢得2000多万元,随后偿还了公司1600多万港币的债务及买进300多万元的净水机零件。2000年春节后,肖先敏“手气”急转直下,还欠了“叠码仔”不少赌本。

本报了解到,当时珠海一带“叠码仔”盛行,很多公司都充当洗钱公司。令煌公司珠海分公司是澳门“叠码仔”为掩人耳目所设立的空壳公司,该公司珠海分公司的证词,以及频繁的出入境记录和巨额的资金流出凭证,表明它正是当年肖先敏的“洗钱”账户。

公司形同“提款机”

自1999年至案发,十年间,肖先敏先后共挪用外轮公司5792.7万元用于偿还赌债,外轮公司形同他的赌博“提款机”。

在如此长的时间周期里,肖先敏轻松挪用公款赌博,外轮公司财务副总监江永炽为其赌博同伙是其中一个原因。本报经过调查发现,肖先敏在1997年11月至2009年8月担任外轮公司董事长期间,正值外轮公司从广州市第二商业局划转至广州副食品企业集团的过渡期,其时,外轮公司行政及财务管理缺失、监督机制缺位,这是更为重要的原因。

工商资料显示,外轮公司成立于1958年,当时的主管部门是广州市第二商业局,主营外轮、远洋国轮等各种供船商品及海员生活用品等物资。

据了解,外轮公司也曾盛极一时,曾有过拥有数亿的资产、员工1000多人的时期,旗下曾有黄埔分公司、长堤超级商场、东湖商场、东川商场、黄埔国际海员商场、服务部、汽车运输维修服务部等子公司和部门。曾被评为广东省100家最大企业之一、广州市50家最大企业之一。1998年外轮公司改制为有限公司,肖先敏出任法定代表人。

根据本报获得的一份《授权经营企业国有资产数量结构分布情况表》,1997年广州副食品集团接手外轮公司时,外轮公司的资产总额为23214.8万元,负债总额为18834.7万元,所有者权益为4880.1万元。

但2009年5月初,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接到广州副食品集团的母公司广州岭南国际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岭南集团”)纪委举报,称其下属外轮公司在由肖先敏担任董事长期间,财务管理状况混乱,资金亏损累计达5亿多元。

在获得的1998年广州副食品集团董事长莫炳铿签署的《董事任职证明书》中,肖先敏、梁炳怡、胡屏周、谭卫东、刘振荣、周勇军担任董事;而另一份《监事任职证明书》中则任命陈耀国、李穗如、陈萍、王黎云、邹天红为监事。

从上述董事会和监事会的人员构成可以看出,外轮公司当时的治理结构是健全的,但是最终结果却是形同虚设。

更为不解的是,任职证明书中清楚写明董事会和监事会的任职期限都是三年,但是直到2009年8月26日,广州副食品集团才撤销上述董事会和监事会,并最终只给这家壳公司设一名执行董事和一名监事。其中,以肖先敏为首的人员悉数被免,只保留监事王黎云一人。但这已是11年后的事情了,很明显,广州副食品集团作为上级股权单位对外轮公司的监管缺位。

本报调查显示,肖先敏任职期间,无股权的他还担任私营企业翔午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主要业务与外轮公司紧密相关,比如设立进出口经营业务和饮水租赁业务、钟表业务等。外轮公司旗下的广州市碧源净水设备有限公司不少净水机的原件等都是通过这家公司进口的。

检察机关后来查明,肖先敏曾利用职务便利从广州市碧源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挪用过公款,用来偿还在澳门赌博欠下的赌债,以及他任负责人的私营企业广州市翔午实业有限公司债务的偿还。

除了翔午实业,肖先敏还与一家名叫广州惠午钟表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有瓜葛。

这家公司主要从事批发、零售钟表业务。本报查询发现,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也是设立在外轮公司当时办公的寺右新马路131号三楼,办公场所竟然由肖先政的外轮公司无偿提供。同样,这家公司后来经营不善,2006年时被吊销营业执照。

而后来检察机关同样查明肖先敏也曾挪用公款用来偿还这家公司的债务。

对于肖先敏时期的那段历史,岭南集团从上至下一直不愿提及,本报8月13日下午致电岭南集团纪委书记王深晖,他表示:“关于这件事,广州市纪委下了禁口令,现在禁口令还没有解除,我也不能对你讲什么。”

东兴旅游网
电热设备
星座情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