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菊韵】赶场(戏曲)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7:50
摘要:穹幕上,“江山秋月菊韵戊戌年联欢晚会”格外醒目。乐队、灯光、布景等等正在最后忙活得不可开交。土著人率土著人艺术团正在作出场前准备,导演清影凝霜正在讲着什么,助理文涯也在帮演员整理衣装。…… 赶场(喜剧小品)
人物:叶雨等
时间:晚会演出前
地点:江山菊韵舞台

幕启。
穹幕上,“江山秋月菊韵戊戌年联欢晚会”格外醒目。乐队、灯光、布景等等正在最后忙活得不可开交。土著人率土著人艺术团正在作出场前准备,导演清影凝霜正在讲着什么,助理文涯也在帮演员整理衣装。

后台,叶雨一反平常温文尔雅、稳重沉着的神态,此时竟象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走来走去,一手举着节目单,边看边咕哝。依稀可见节目单上,第一个节目是合唱《菊韵之歌》,指挥:唐柳。突然停下脚步,抬起腕子,眼睛却看向正在忙活着的几个人,着急地问:“你、你、你,就是你,几点了?几点了?”
那几个人象没有听到,根本没有反应,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有素心若雪回过头说:“头儿,你说几点了?你不是戴着手表吗?墙上不是挂着电子表吗?电脑上不是标示时间吗?……”

叶雨被噎得一时无语但强词夺理:“我,我,我在问你呢!”低头瞅了一下手表。
素心若雪嘟囔道:“骑驴找驴,戴表问点,有病啊!”
叶雨偏偏耳朵特好用,听个正着,一扭头,厉声喝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素心若雪一惊,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有空啊!”
叶雨:“什么有空?我就问你几点了!废话不少!”
素心若雪:“我是说,有空就是、就是还早呢。姐,有事吗?这么着急?”
叶雨“哼”了一声,又瞅了一下表说:“这几个家伙,怎么回事?还不来!”

话音未落,玉之残泪以轻盈的步伐迈进大厅。
叶雨:“怎么回事?看看几点了?”
玉之残泪一脸无辜怯怯的说:“对不起,头儿。今天路忒挤,公交车专用道都堵了。没有办法,下车,打的,还是走不动;怕误时间,只好再下车,再坐黄包车穿小胡同,七拐八绕,总算没有迟到。”
叶雨一摆手一副不耐烦模样:“算了,算了,别解释了。快去准备吧!”
玉之残泪小声说了声“是”,冲着素心若雪一吐舌头,象凌波仙子一般漂走了。

唐柳喘着粗气进来。
叶雨左手一指钟表,说:“你,平常不错啊,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就算岁数大点、平时表现好点,那也不是理由。怎么着,家里没有表啊?”
唐柳两手一摊,学欧美人耸了一下肩,鞥哼一声说:“头儿,还真的没有表……”
叶雨冷笑一声:“嘿嘿,给鼻子还真上脸了!那怎么不买只大公鸡报鸣呢?”
唐柳不知道叶雨心里有火,还嬉皮笑脸:“买了,去年鸡年买了好几只呢,凡是不打鸣的,一律正法,然给后菊韵社团打牙祭。上次聚会还宰了一只,你不是还分了一杯羹么……”
叶雨忍不住打断:“得得得,不就是一杯鸡汤么?鸡肉呢?我爱吃的鸡腿呢?求着我的时候,姐长姐短,嘴甜着呢,敢情鸡大腿给那相好的吃了,起码留一只呢,好几只鸡,至少十几个,就不给我留一个,什么意思?平时对你的好,都让狗吞了?好意思么还说起来没完没了。说说吧,为什么这么晚才到?”
唐柳一腔唐山味:“对不起姐。今天路忒挤咧,公交车专用道都堵死咧。没有办法儿,下车,打的,还是走不动,急得我血压增高手冰凉,浑身头痛看不见后脑袋勺儿。越着急越出事儿。一辆车猛地靠过来,差点撞上,气得的哥要打人儿。我忙劝他:哥们别急别急,就当他家着火了不成?让他一步,胜造七级浮屠……怕误时间,只好下车,坐黄包车钻小胡同,七拐八绕,总算没有迟到。看我这身汗......”
叶雨:“哦,你也是这么来的。”
唐柳:“对对对,对着哩。还算我机智灵活,没有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等着上吊……”
叶雨:“年快到了,别说不吉利的话,快去准备!”
唐柳:“遵命!”用了一个美军敬礼的姿势,引得旁边的人嗤嗤偷笑。

枫魂帝星风风火火走进来,不住用纸巾擦额头上的汗。
叶雨:“说吧,你与他们不一样。一个老同志了,总得有理由吧?”
枫魂帝星瞅着叶雨阴沉的面色,有些莫名其妙:“真的,今天路忒挤,公交车专用道都堵了。没有办法……”
叶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也是坐黄包车来的吧?”
枫魂帝星一脸惊异:“咦,还真神了!嗯呀姐,真人不露相呀,多会儿学的读心术哇,有空教教我呗。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看的算卦的,相面的书多了去了,就是不能融会贯通,钱花了不老少,还是不能撬门入室,深奥得很。姐你真厉害。嗯姐,你也刚来呀!”
叶雨:“哼,来的不早,废话不少,还撬门,以为你是小偷哇?有狗洞不钻,干嘛撬门,一点技术含量都木有。得了,别耍嘴皮子了,去准备吧!”

枫魂帝星刚走出门,就见月漾小跑带颠赶来,忙一把拉住:“嗨!小心,头儿正没有好气呢!”
月漾眼珠一转说:“好嘞,我来搞定!”咳嗽一声,故意踉踉跄跄跌进门,扶住门框喘粗气。
叶雨皱皱眉,下意识看了一下表,两手一背:“这么狼狈,至于吗?说说看,来晚了,你有什么新鲜的理由。”
月漾:“别提了。全城大堵车。汽车是没有戏了,嘿!黄包车都看不见一辆。只好启动十一号了……”
叶雨一脸怀疑:“你是跑来的?”
月漾:“是啊!”
叶雨:“从你住地到这里五十多里啊!”
月漾:“那又怎么样!当时也顾不得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咱是大学长跑亚军,还跑过马拉松哪,一定不能误场!一定不能让大家失望!一定要为菊韵增光……”
叶雨:“得得得,别表决心了。慌里慌张的看你这狼狈相,咋搞的?不会有狗追你吧?”
月漾:“嗨!姐,真神了!距离咱这儿还有一半路程,眼看体力不支,气喘吁吁,心想,迟到是肯定的了!突然,一条黑狗从天而降,冲我扑来。姐你知不道啊,那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黑狗啊,那是一条不是黑贝就是藏獒还可能是牧羊犬啊,那个头,那气势,那个真吓人的很啊,吓得我呀,哪顾得上累呀,就剩下怕怕啦。等什么呀,拿鸭子吧!那只狗喵喵喵边叫边张着大口追……嗯,姐你看,我高跟鞋都掉一个跟,脚差点崴泥,迫不得已,只好光脚跑过来了......嗯,对了姐,你咋看见的?你不会是黑进公安交通摄像系统了吧?”
叶雨忍俊不禁噗嗤一下强忍住:“吓糊涂了吧?狗叫是汪汪汪,不是喵喵喵……”
月漾:“就是喵喵喵啊!我当时眼睛朦胧耳朵失聪呼吸急促脖颈发硬,还是强扭着转脸看了一下,好家伙,吓死我了,小心脏扑通扑通差点蹦出来呀,腿肚子差点转筋......”
叶雨:“行了行了,别形容了,你说的就是不对!你没有吃过狗肉,还没有听过狗叫吗?是汪汪汪!”
月漾嘻嘻一笑:“原来狗的叫声是你那样叫啊,我说听着不对味呢!”
叶雨脸色一沉,伸手一指:“好啊!你,来晚了,还编排着骂人……”
月漾两手一拱:“原谅原谅。不过,我是借姐姐之口,祝菊韵之旺啊!”
叶雨:“那好,说说看,说好了,饶你来晚之过,说的不好,哼哼,小心我送你小鞋……”
月漾:“好,我就试试看:鸡年还没走,狗就把头昂。叶姐一带头,犬儿叫得响。汪汪汪,旺旺旺。国家旺,家庭旺;事业旺,财运旺;精力旺,文运旺;年年旺,天天旺。众文友,兴趣旺:生活旺,四季飘香;文化旺,魁星闪光;事业旺,前程辉煌;菊韵旺,亮丽风光;国家旺,繁荣富强。这真是:你旺我旺大家旺,天旺地旺人气旺。江山网,就象狗的叫声: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

叶雨眼睛一瞪:“还贫,晚会马上开始了,要是脱茬露矛,过了年再跟你算帐!”
月漾一溜烟跑开。

这时,乐队奏响了《菊韵之歌》,晚会就要开始。就听有人喊:“叶雨,叶雨,跑哪去了?”叶雨一愣:“呀,坏了,我还没有化妆呢!”跑下。

音乐雄壮。狗吠声夹杂其间,新年晚会就要开启。
2018年1月
==================================

好久不来,问候大家!搞了一个喜剧逗乐

共 29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有欣赏价值!赞一个!爱我江山,爱我菊韵!作者一腹真情,就地取材,以菊韵人物性格为特征,以新年活动为活动场景,精心编著了一个生活小剧,很精彩!剧中人物鲜活,富有个性,语言优美!祝菊韵戊戌年旺上加旺!问好作者,推出大家欣赏!希望精彩不断!【编辑:黄金山】
1 楼 文友: 2018-01- 0 15:42:12 春春哥你太有才了,整的还更有乐趣。可是,系统有规定,戏曲小品类不允许发社团,又给我出难题。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2 楼 文友: 2018-01- 0 15:4 :12 发社团也不允许报精,说不支持系统。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楼 文友: 2018-01- 0 17:12:47 哈哈,够味!喜剧小品,狗年开篇,喜笑颜开!江山兴旺,菊韵兴旺,大家兴旺!
4 楼 文友: 2018-01- 0 17:16:14 不如过年时你续写这个联欢晚会,然后大家在点评栏里接龙续写,最后肯定精彩纷呈!
5 楼 文友: 2018-01- 0 20:40:25 逗乐的戏曲小品,读得我直笑,还有趣,鸡年将去,狗年来临,我也在这里祝福咱们社团越来越旺,祝社团里面的老师们,文友们,兄弟姐妹们狗年一路旺!旺!旺!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热淋清颗粒的用量
成人护理垫选哪个
6岁儿童口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