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信了你的邪 第109章 轴!

发布时间:2019-09-24 19:38:10

信了你的邪 第109章 轴!

沈迟甚至都不怎么生气,他只是斜睨着他,慢慢地重复道:“带回……局里?”

“是啊!”陆六见他肯回应,以为有苗头,连忙道:“他们应该让法律来判决,不管犯了多重的罪,都应该被审判……”

陆六其实是个好孩子,他身手不错,反应灵敏,也很聪明,尤其是非常听陆韶的话,所以这一次沈迟才会带他过来。

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跟他师傅陆韶一样儿,轴!

这样的人,天生的正义使命,你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就连他原先的事儿,陆韶还一直不能理解呢,更别提事事都以陆韶为榜样的陆六了,就算他今天把嘴皮子都磨破了,陆六这脑子也转不过弯来。

沈迟刚才跟这群人打了一架,畅快是畅快了,但累也确实是累,更别提伤口还火辣辣的,哪有这精神劲儿跟他扯淡。

所以他只是温和地笑笑,冲他招招手:“行

信了你的邪  第109章 轴!

,你过来,我跟你说……”

陆六不明所以地凑过去,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结果不妨沈迟冷不丁就劈下来一手刀。

干脆利落地把他给劈晕菜了。

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陆六还很委屈:他明明没说错什么啊,为什么会招来这样的对待呢?

沈迟也没去碰他,就这么靠在车上,刚才这一下子,扯得他伤口又裂了,失血过多的后果就是他感觉自己一阵阵儿的头晕。

车顶上的大爷哈哈大笑:“哎,我说沈迟,你竟然带了这么个傻蛋儿来,你胆子还真是肥。”

“还行。”沈迟敷衍地道:“毕竟跟你们交手,有我一个人就够了,纯粹带他来见世面的。”

那人气得噎住了,半晌哼哼道:“你连伤口都不给我包扎一下,就不怕我血流干了死了啊?”

“屁事真多。”沈迟横了他一眼:“你再多嘴我就拿根绷带把你嘴堵了。”

听出他语气不对,那人停顿了几秒,才哈哈大笑:“你受伤挺严重啊?看来没从那些家伙手里讨着好啊,哎,说起来,他们怎么样了?”

“没死。”沈迟随口说了句,想了想,伸手在车上扶手箱里摸了摸,果然摸到包烟。

他点了支烟,慢慢地抽了几口。

其实他真不喜欢这个味儿,尤其是一盒子烟都念叨着有害健康的时候,他真觉得头大,但是这时候,他迫切地需要它们来提神,免得他自己睡过去。

他强撑着痛楚,慢慢地摸到驾驶位上坐了下来。

这连串的动作拉扯着伤口,痛得他额头上一片冷汗,他强行忍住一声不吭,只牙齿咬得有点泛酸。

一片寂静中,有车子悄然无声地靠近,在即将接触到危险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副驾上下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走到他们的车面前,离沈迟一米处站定,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沈先生,晚上好。”

“嗯,东西带来了吗?”沈迟面无表情。

“带来了。”他从手下的人手里接过一份文件,非常小心地递给他:“这是老大让我交给您的。”

沈迟拿过去以后慢慢拆开,头也不抬:“可以,你把人带走吧。”

于是那人一挥手,众手下便开始行动起来,车顶上那人还想说话,被人直接捂了嘴,没几秒就软倒了,死狗一样拖到了对方的车上。

清理完巷子里那些人,顺便也处理掉了痕迹,这人才重新开口:“您车边的这个人……”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好像是个警察吧?

“他是我同事,你把他扔我后座吧。”沈迟摆摆手,似乎看文件看得很认真:“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好的。”那人亲自把陆六拎起来,跟拎小鸡一样打开后座就扔了进去,然后再看向沈迟:“沈先生,好了。”

“嗯。”沈迟这才懒洋洋地扫了他一眼:“替我向你老大问声好。”

一句谢都没有,就这么扬长而去。

那人站在原地很久,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才打了个:“……是,有血腥味……他让我帮忙把陆六放到了车上,但是不确定他有没有受伤……”

“他有没有说什么很累了,不想动的借口?”那人沉默了片刻问道。

“没有。”这人非常确定,因为从一开始靠近,他就一直在观察着沈迟的一举一动:“他拿东西的时候都非常自然,脸色也正常……”

“好,你回来吧。”既然是这样的话,他应该是没受伤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刚开不到十分钟,沈迟就痛得眼冒金星,差点没把车开进水渠里。

后背一片湿冷,他清楚地知道,止了血的伤口又崩了,这样子他撑不住。

正准备打来着,前头一大灯照了过来,直直地照在他脸上。

车子在他旁边停住,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老远就听见齐健乍乍乎乎的声音:“哥!哥!你在吗?”

沈迟摇下车窗,无力地摆了摆手。

“哎呀,你不动我还以为这里头坐着个纸人呐!”一身西装帅气无比的羽修叼着烟,伸手在他手上一拍:“嘿,这小脸白的,粉底不错啊,什么牌子的?”

只这么一下子,沈迟脸都青了,唬得羽修嘴里的烟都掉了,连忙上前开门,半拖半扶着沈迟下来的当口他还回头吼齐健:“傻愣着干嘛呢!开车啊!”

“啊,哦!!”齐健连忙爬上车,手忙脚乱的启动车子。

“去找楚玉,别去医院。”沈迟不敢太用力,只朝羽修伸手:“烟。”

认识这么多年,上一次见到沈迟抽烟还是他决定放弃法学去读心理学的时候!

羽修这一下才真的是吓到了,连忙掏出烟给他点燃了送到他嘴边:“老大,你还好吧?”

“死不了。”沈迟没好气地哼一声,但说到底,有了自己人以后,心防还是松懈了一些,声音也显得有些虚弱。

羽修正准备说话,忽然察觉到之前扶着沈迟的右手有些粘腻,一伸手,满目腥红,他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他妈开快点!”

他把手在衣服上狠狠地擦了两下,掏出,气势磅礴:“楚玉,告诉我你现在的方位,准备好急救用材,我十分钟内到!”

楚玉一头雾水,语气轻松:“我在家啊,怎么了?你出什么事了?难道你泡野妞让人把命根子给剪了?”

“我他妈没心思跟你闹!”羽修硬梆梆地道:“是沈迟出事了!”

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南昌治疗龟头炎医院
雅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在那条路
去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